那鬼白操刀

第一次写文,还望海量。

私设如山,请带好避雷针。

    今夜将会有一波后浪准备好涌入大学的大门。家长和教师们都在此为他们庆祝。整个学校充满了普天同庆的氛围。鬼灯不讨厌这热闹的气氛,只是他不是那种喜欢扎在人堆儿里的人而已,反观TA会更喜欢。但在人山人海当中他并没有找到那一身白的身影。也罢,鬼灯想,反正那人肯定又去找乐子了,死不了。并且即使见到了,按照两人关系的僵硬程度来说也没什么好说的,最多也就吵嘴或者干架。反正这是大家能聚在一起的最后一夜了,不见也好,能为双方创造一段美好的高中回忆。

    鬼灯在学校三楼的走廊上毫无满地的走着,在通往南楼的桥梁上,看到一个单薄的人影坐在长椅上。

     皎白的月光透过落地窗折射到漫漶不清的过道,再洒落到坐在窗前长椅上的人,就犹如为TA穿上一身雪白的白无垢,但却无白无垢,它原有的不讨喜之意,而是神话里的污垢无泥。而TA在意料之中带着白头巾,在意料之外得没和TA的朋友或和一群漂亮的小姐姐们呆在一块。而是静静地坐在长椅上,注视着学校后面的小树林。小树林十分的安静,也就只能隐隐约约地看见几只萤火虫在树林的深处闪烁。

    鬼灯起初看出人影身份的时候也是挺吃惊的。他缓慢地走近TA,然后坐在TA 的左边,幽幽地问:“是什么奇风把我们伟大的白泽大人吹到此地啊“

     而我们白泽大人并不是没听出鬼灯那挑衅的语气,TA罕见的没有被鬼灯那冷不丁的一句给吓到或因鬼灯的语气而像猫咪一样炸毛,而是淡而无味的回一句,:“就是想一个人呆一会儿罢了。没什么,恶鬼。”

    “是嘛,那还真是罕见。“

     鬼灯语毕之后,尴尬的气氛就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

     终于,白泽打散了这片名为尴尬的迷雾,TA缓缓地说:“你说毕业之后再见到的几率有多大啊?”

    “哈?你想。。。。”鬼灯语音未落,就被白泽的自问自答给打断道,:“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吧,人际关系就像沙子一样,因水粘固在一起,当水蒸发掉的时候就散了。”全程白泽的目光都专注在窗外的景象,让鬼灯认定这人今天肯定吃错了药。在片刻的停顿后,白泽喃喃道:“那是不是,除了利用关系之外,其他的人际关系就没用了。。。。到最后关系也会断掉,那留着还有什么用呢?”

     语毕,鬼灯不知道该想或该说什么,因为这个说法并不错但也不对,他也没有那个正确的答案。今夜,他真的见到了白泽的另一面。他知道白泽并没有装腔作势,他不知道让他相信的原因是什么,可能是直觉,但他又不相信第六感这种东西。当他的思绪越飘越远之时,白泽的一句话打断了他的思绪,这次TA没有继续望着窗外,而是注视着鬼灯的双目,说到:

    “Hey, give me a kiss on the lip.”

       这一句让鬼灯愣住了。“你发什么…..唔….“他刚想反驳,就被白泽打断道,:“Souvenir for all the memories .”

      鬼灯没再说什么,而是向白泽的脸颊亲去,在嘴唇落在脸颊上之前,白泽轻浮的话语传到鬼灯耳中,“呐,鬼灯同学你没有好好听哟~我说的是哪儿啊?”

      鬼灯停了下来,看着那张带着妩媚笑容的脸,并注视着那双含有笑意的眼目。

               “啧。”

               有人说,恋爱是一场游戏。谁最先爱上对方,就已经输了哦~ 

               呐,在那一吻之下,谁输了这场游戏呢?


评论
热度 ( 13 )

© 胖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