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白】You're so gay. (3)

快国庆了,为各位更一发~

 *OOC泛滥

 *架空,偏现实世界观

 *碎成渣渣的文笔

 *另外文中带有BGM的超链接哟~ (因为胖鸽子自己身在海外,不知道国内的朋友能不能听。但请务必带上文中配有的BGM阅读此章,为了那个意境。)

——————————————————————————————

   上一章 (完全是走剧情,注重剧情的朋友就去读吧。)


     第三章

        六点半,餐厅的晚宴席已是准备就绪。古欧风格的装饰,暖黄色的灯光,加上已暗色为底色的墙壁;步入此地就宛如步入欧洲皇宫般,严肃且端庄优雅。

        两人互相客套地寒暄了几句后,菜品也相继上了餐桌。在用餐的同时,两人也就隔三岔五地聊了几句。整个用餐过程,就像走形式一样枯燥。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双方还是聊到了几个比较有趣的话题。

        在欧洲风格的衬托下,白泽的红色中国结耳坠尤其显眼。不禁让鬼灯的心头再次泛起了最初再见TA 是的疑问。于是,他装作漫不经心地感叹了一句,:“ 白泽先生看起来不像是会带耳环的类型啊。” 他停顿片刻之后,见白泽对此没做出任何反应就接着说:“我看这条耳坠已经有些年头了。是不是送您这条耳坠的人很重要啊,所以您才留了下来。” 鬼灯硬生生以用陈述句的语气阐述道。

         听后,白泽的动作顿了一下。TA 把银饰餐具放在了盘子的边缘,抿了抿嘴。一刹那间脸上显露难色,但然后又马上换上笑容说到:“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就是一混蛋送的。我为了气他,就专门去打了耳洞,带给他看得。不用在意。” 说完之后,白泽下意识地玩弄着耳坠以掩饰心里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虽表现的满不在乎,但TA清楚这条耳坠是唯一能纪念TA 和他之间的那段恋情。只是,童话故事里的主人公最后没有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哦,是这样嘛。但我认为您把它卸下来比较好,不配您。”鬼灯平淡地说到,但语气里却带有一丝令人很难察觉的坚定。随后,他又问:“您今天是开车来的吗?” “没有,叫了车来的。干嘛?你不会是想送我回去吧。我告诉你想都别想,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儿,不用跟一对狗男女似的你侬我侬的。”听后, 白泽慌乱的回到。鬼灯见TA这反应,忍不住就轻笑道,:“您的脑回路可真是清奇。我就只是想邀请您到我家坐坐。” “得了吧,这个更诡异。我知道你对我心怀不轨。所以你也别想试着跟我打一个以友情为由的幌子。”白泽又是仓促的反驳,但这次TA 的脸颊上已开始泛起了一抹淡粉。TA停顿片刻之后,又反问道, “欸,你都不问我,是弯的还是直的就要我去你家。你没毛病吧。” 就在刚刚,鬼灯也注意到了白泽脸上的那一抹淡粉,就镇定自若地抿了一口右手边的高脚杯里的红酒,然后说到:“呵,如果您真的这么排斥我的性别,那您也不会答应与我共享这顿晚餐。况且,我尊重您的选择。”语毕,此时鬼灯看白泽的眼神就像看到猎物的猛兽一样,征服和侵略在他的眼睛里燃烧。白泽被盯得打了个寒颤,含糊的回了一句,:“好,好,好,去你家就是了。”

 

        饭后,鬼灯带白泽回了他在小镇上以前的家。

        放眼望去,在一群已美式郊宅风格的独栋别墅里,就鬼灯家是以文艺复兴时期西班牙哥特风格而建造的。尖耸的房顶、带有尖肋拱顶的大门、和彩色的花窗玻璃,宛如古代欧洲教堂一样,给人带来扑面而来的宗教感。进门,里面的内部装修就委婉多了,欧式风格与现代简洁的风格的融合。

        “额,还真看不出来你还喜欢古欧风格啊。”进门后,白泽吐槽到。“ 也不是我喜欢,是我养父母喜欢。当然,他们现在去当背包客去了,不住在这儿了。”说着,白泽已经自顾自地开始在鬼灯家游荡。TA环顾四周,书本整整齐齐地散布在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仔细看就会察觉每隔几本书就会有一个形状怪异或画风新奇的收藏品。白泽继续转悠,在经过小厅时,无意间瞄到了一台坐落在偏房间角落的留声机。“哟,你家还有这种老古董啊!这老家伙还能用不?” TA 评论道。

        语毕,鬼灯拿了一瓶日本清酒和两个小型陶瓷杯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然后走进小厅,说到:“自从他们二老搬出去享受晚年的时候,就再也没有用过了。应该还能用吧。”他将酒瓶和酒杯放在了一张在两张单人皮沙发之间的小圆桌之上。 “你用那个老古董放点什么吧。” 白泽坐到其中一张沙发上,说到。听后,鬼灯走向留声机旁的书柜,从下方取出一张黑色唱片。将它放上留声机之后,ElvisPresley 的 《 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就缓缓地从留声机里传出。

        “ 呵,配这首歌喝清酒。可真煞风景啊~” 白泽在为自己倒上一杯清酒之后,边笑边吐槽到。对这个评论,一旁的鬼灯也只是不屑的啧了一下嘴,“ 啧。” 

        在此之后,沉默充斥于两人之间,一人坐在沙发上低头喝着闷酒,一杯又一杯。这个动作变得有多机械化,TA就有多想打破这片沉默,但又不想。只因这片沉默并不拥有像两个陌生人之间该有的那种尴尬,而是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感觉,感觉就像他们互相熟悉对方的一切一样。这种感觉是舒适?还是安心?虽然这个人很像那个偷心贼,但……因该不是他吧。

        矛盾的情绪填满了白泽的心。

        数杯之后,白泽的脸颊也因微醺的状态而染红。

        此时,另一人则靠在另一张沙发的手柄上喝了一杯之后,就紧锁着眉头,并盯着手里的空杯,沉思着。

        “ 嘿,光喝闷酒多没意思呀。”然而他的思绪也被白泽的突然一句给打乱了。

        “  Have a slow dance with me.”

语毕,白泽就起身,拉起鬼灯的手腕,走到小厅的中央。TA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让鬼灯的两手搂在TA 自己的腰处,然后将自己的双手也放置在鬼灯的腰处之后,就将半张脸埋在了他的肩膀之上。鬼灯也将头微垂,低垂着眼目。与此同时,伴随着悠扬的音乐,两人踏起缓慢的舞步。

        因两人亲密的距离,尘封已久的情愫也再次在两人之间发酵。伴随着情素的发酵,两人的体温也缓缓的升高。而在两人转了舞步中的第三圈之后,而歌曲也接近结尾了。鬼灯突然停下了脚步,抬起头,在白泽的嘴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评论
热度 ( 9 )

© 胖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