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白】You're so gay (2)

这只文渣将会定期更新,只要读者老爷不嫌烦。

上一章

同样的预警:

                *OOC 泛滥(尤其是鬼灯)

                *世界架空,偏现代的现实世界观。

                *苦甜苦甜滴~

  第二章

              TA 几乎没变,还是喜欢穿白色的衣服,喜欢带着白头巾。当然TA还是带着那张对谁都挂着微笑的娃娃脸。

            “先生,您需要点什么吗?” 白泽带着专业的职业微笑对鬼灯说到。

            “一杯焦糖玛奇朵,加糖,谢谢。”对这个奇怪的配置,白泽没有多问,就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TA是没认出我吗?还是TA 早已将我遗忘了,白泽走后鬼灯在座位上寻思到。也好,我跟TA可以重新开始。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鬼灯起身向兔子们走去。它们自己有一个专门为它们设计的区域,而这个区域也被白色的栅栏围了起来。放眼望去一团团白色的毛茸茸的毛团中混进了一只灰色毛团。鬼灯观察到它比其他的白兔子要个头大一点,它不理其他的兔子,它只压着这群兔子里唯一一只白色垂耳兔。而那只,垂耳兔就让那只灰兔压着,也不反抗。

            鬼灯打开栅栏的门,绕过那一堆的白毛球,直径走向那两只。灰兔好像察觉到了鬼灯正向它们走来,仰起头,警觉地盯着鬼灯。

            鬼灯走到它们面前,蹲下对着灰兔喃喃道:“ 你怎么老压着它,让它喘口气。” 语毕,灰兔就十分不情愿地被鬼灯拿开了。然后,他就抱起垂耳兔,出了围栏。

            当鬼灯抱着兔子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店里的另一位体型微胖,身着绿色上衣的店员碰巧路过,惊叹道:“ 咦,您是怎么把那两只兔子分开的?”

            “啊,把它们分开很难吗?” 鬼灯回到。

            “当然喽,除了它们自己分开其他人都分不开它们的。那对兔子脾性可怪了。就说那只灰兔吧,它除了会跟白泽先生亲近,它跟谁也不亲近。” 店员回到,“还有自从白泽先生领回了您手里的那只,那只灰兔就一直欺负它。说到您手里的那只,它除了女性能摸它(当然是在灰兔不在的情况下。),其他人都不让碰得。还有就是如果别人拿走了那只灰兔,它不管那人是谁,就扑上去咬。”

            “哦,是嘛。” 鬼灯简短的回到。正好此时,白泽端着一杯焦糖玛奇朵回来。TA 吩咐道: “桃太郎,你自己去招待那边的顾客吧。”说完,桃太郎也就走开了。“先生,这是您要的咖啡。有事您在叫我。”  白泽刚打算转身就走的时候,手腕被鬼灯拉住。鬼灯发话到,:“我现在就有事。我看您的员工也都快到齐了,并且这会儿也没多少人,您就陪我说会话吧。”

            听后,白泽迟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无奈地说:“你这个人可真够怪的,拉一个男人跟自己说话。怎么说都是跟女孩子讲更有意义吧!”说完,TA把托盘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缩成一团,坐在鬼灯对面的座位上,看着鬼灯喝了几口几乎不算是咖啡的焦糖玛奇朵。他放下杯子,说到:“但您是个特例,您的样貌不比女孩子差。You’re beautiful just the way you are.” 听后,白泽装作嫌弃的样子,边摆弄自己的耳坠边小声反驳道:“ 哪儿有说男人漂亮的。。。” 而TA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耳朵已是泛起了淡淡的樱花粉。

            “那,这位漂亮的先生,您愿意今晚跟我共进晚餐吗?” 鬼灯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一边抚摸着兔子,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询问道。

            语毕,白泽愣了一下,缓过神来回道:“好吧,又不是不可以。”

            听后,鬼灯起身把兔子放到白泽的怀里,然后把一张卡片放在白泽面前之后,对TA 说:“这是地址,晚上六点半,我们不见不散。”说完,鬼灯就走出了这家咖啡厅。

            风铃响起,白泽回过神来,收起了卡片,回到工作中。




评论
热度 ( 9 )

© 胖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