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白】You're so gay.

呵呵呵。。。。这只文渣又出来溜达了。

*整篇文是现代架空,偏现实世界观,(如果是十分还原现实世界观的话,按照设置基本上这就是一颗苦瓜,苦死你。)

*私设如山

*OOC 泛滥 (尤其是鬼灯 )

*并且是苦甜苦甜的。。。

这算是前篇吧 

 如果一切没问题,就开讲啦~


第一章?

    岁月如梭,在那一夜之后他们默契的没有再联系。

    他们都将那一夜默认为是青春期冲动的产物,一场让人因酒精而精神恍惚的Drinking Game。不值得因此夜而纠缠对方。

    他们就此分道扬镳。

 

    六月将夏日的炎热、凉爽的清风和苦甜的情谊调成一杯风味独特的烈酒。当酒水倒入口腔时,甜味使人心情愉悦,后知后觉的苦味使人对喝下这杯酒的决定怀疑,然后火辣辣的喉腔和清爽的口腔使人的感知漫漶不清。最后,酒精刺激着人的脑皮层和精神,冲刷掉饮用者所有的理智,剩下的就是人类原始的冲动。

    九年之间,鬼灯离开了小镇,以“加加知”为笔名在别处为自己找到了一席之地。他从法学院毕业,但他为人古怪没去当律师或官员,却成为了一名著有社会学和法学为题材作品的作家。当然也不是没试过当一位官员,只是在这期间他的发小偷偷地拿了他的笔记去出版社,以他的名义,拿“加加知”为笔名,出了书。但谁知这书一出,就一炮而红。在被他的另一位发小告知之后,也就放弃了走“做官员”这条路了。然而他成为官员的本意是试图改变他所在的世界,但他确实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改变了世界。

    鬼灯最近在为他的新作构思,但他却毫无思路。他为此烦躁,焦虑。为了解压,他抽着烟坐在窗台上,望着窗外乌云遍布的天空。而空中也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毛毛细雨,他看着心烦的很。虽然他平常看着阴沉的很,但他却不喜欢阴沉的天气。况且谁会喜欢阴沉的天气呀。

    但他知道一位喜欢这种阴沉沉的天气。

    TA 属于外热内冷的类型,拥有如阳光般的耀眼的外在,但内在是如冰窟窿般冰冷。

    就是这样的人,把偏执狂,鬼灯的生活秩序给打乱了。

    让他一炮而红的发小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劝他回他们一起长大的小镇上去散散心顺便找点灵感。

    本是回绝了这个建议的鬼灯,见本是整洁的书房已被他弄得不像样了,决定起身整理好书房然后驱车会小镇上一趟。

 

    回到小镇上的次日清早,由于早就戒了吃早餐的习惯的鬼灯决定去了一家刚开门不久的咖啡厅坐坐。

    这家名叫“ 桃源乡“的咖啡厅,装饰得古色古香的。它不像其他咖啡厅,空气中会洋溢着咖啡豆的香气。这家,空气中洋溢的是一股淡淡的中药味。

    这会儿咖啡厅里除了两位看似店员的人和一堆兔子之外,就别无他人了。对的,没错这家咖啡厅里还有一堆兔子。当然在鬼灯推门进去之前,这堆兔子还是乖乖的呆在它们自己的窝里睡觉的。不过它们大部分已被门上挂着的兔子风铃给吵醒。而此声也引起了吧台后面的两位的注意。

    鬼灯找到一个靠窗并且偏僻的座位坐下之后,那两人中又高又瘦的男子向鬼灯走来。TA身着一袭白衣,头上系着一条白色头巾。而右耳又带着一条带有红色中国结和一枚铜币的耳坠。那条耳坠像极了当年他送给白泽的那条带有嘲讽之意的耳坠。

    当那人走近之时,鬼灯宛如又变回了一位面对初恋不知所措的少年。

    他的初恋兼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那位就站在他的面前。



评论
热度 ( 20 )

© 胖鸽 | Powered by LOFTER